当前位置:金沙网址 > 教育专题 > 从自身经历谈网络课对乡村孩子的必要性,告诉

从自身经历谈网络课对乡村孩子的必要性,告诉

文章作者:教育专题 上传时间:2019-11-22

一年前,我硕士刚刚毕业,就接到了表姐打来的电话。表姐在巴基斯坦当老师,她告诉我她附近有一个露天学校,急缺一名中文老师,她希望我能去。得知这是一个专门面向穷人的学校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是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冥冥之中与农村有着不解的联系。2012年从当地的师范学校毕业后,我并没有想要当老师,有一个直接的原因是,我从小成绩都还可以,老师都很重视,但是到高中实验班以后,成绩中等,几乎被老师忽略,性格大变。因此,我不想当老师,是不想因为偏心学习好的孩子,而对一些学生的心灵造成不好的影响。其实,我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只是家人或者社会大众都觉得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坦白说就是进入体制内,那样仿佛就有了保障。于是,我经历了长达一年的求职经历,更确切地说是各种考试——公办教师、特岗教师、事业单位、省考、国考、军队文职等一切我这个中文专业可以报考的试。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我仿佛天天都在备战考试。而大多数情况下我又偏偏总是通过笔试,死在面试环节。我只记得那段时间我心里备受煎熬,无比压抑。2012年10月,我有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大学生村官,在一个乡镇政府党政办公室负责上传下达以及各种繁杂琐事。国家设置的这个岗位是想要更多的年轻力量注入基层政府,但是,大多数的人都是把这份工作作为一个跳板。和我一同分去的有五个女孩子,由于离家很远,我们都住在那里。镇政府在106国道旁边,离哪个村都有些距离,整天被关在政府大院,听着过往的大卡车喧嚣驶过,我们却无处可去。每天完成领导同事交付的各种工作后,就不知道该干点什么,所有同事都没有把我们看成会扎根这里的建设者。所谓的包村干部,竟不知道自己包的村在哪里,领导从来没有让去过。因此,每个人都没想过留下来工作,只想着有一天可以考一个离家近的稳定工作。不仅仅我们这几个,我们高中班里的同学,好多选择了这条路。这是一群农村长大的所谓乖孩子的悲哀。从小成绩都还比较优异,没有不良嗜好,不去网吧,但是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除了把能考的试考好,再没有更明确的目标。

图片 1

  美国学生自由轻松的背后是从课内忙到课外的繁重

在表姐的帮助下,我顺利办好了签证。学校是在伊斯兰堡的一个公园里,大树下面就是教室。我赶过去时,老师们正在清扫“教室”里的落叶,然后学生们被分成不同的班级,上不同的课程。

        那一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整天按部就班。但是,在那里,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沉静下来,没有了刚毕业时的躁动与空虚。我想,也正是那一年的经历,让我在第二年的教师面试环节顺利通过了。2013年8月,我参加了邢台市桥东区、桥西区、市直的3个招聘考试,笔试全部通过,桥东区首先面试成功,然后开始上班。在这里,我不想炫耀自己多么能考,而是想说出我的悲哀:其实,我依旧不想做老师,只是因为这份工作离家近,也是所谓的铁饭碗了,家里人可以不再因为我找工作而揪心。那时,我还想继续参加国考,因为第一年国税面试被刷,我觉得我再试一次肯定能考上的。但是,我真的喜欢公务员吗?我不知道。我仿佛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才会找到自信。

点击查看  全书目录  上一章

  “给每个人最适合的教育”在公平背后隐藏着不公平

我所带的班上有十个学生,第一天上课,我教了他们如何写中国这个词,学生们听得尤为认真。校长阿尤布告诉我,虽然这些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但他们都很有志气,长大后去中国工作,是他们共同的梦想。阿尤布还告诉我,他这所学校已经办了二十五年了,学生们都希望他能一直办下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在“教室”两旁的草地里有一块石头“墓地”,阿尤布告诉我,那是希望他永远不要离开的意思。

        2013年9月,我开始在邢台市桥东区豫办张村小学上班。一同分到这个学校的有两个人,根据所学专业,她是数学老师,我是语文老师。来看学校那天,她父母开车陪她一起来的,见到学校后,父母当场让她辞职了。其实,她自己很愿意留下来,如果学校能解决住宿问题的话。但是,校长也没法解决住宿问题,她父母坚决不同意这个独生女来受这份苦。也难怪,这个名为市里的学校,还没有我当年所在的镇上的小学条件好。再经过一个暑假,土操场上的杂草高过了膝盖,满目荒凉,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当时,我心里百感交集,我猜想校长也是,而这是十年来第一次分新老师过来,他怕我也辞职,因为我的村官还没有辞。而学校因为缺老师,家长已经在校门口堵了好几次了。我并没有多伟大,想立志留下来致力于乡村教育。而是,心底有那么一刹那想起小时候我的老师,她只是个代课老师,仍然把我们教的很好,要不是她也许我也没有今天。所以,我决定留下来试试看,实在不行,我就还做我的村官,然后继续再考合适的工作。那时,学校缺老师,不止是缺音体美老师,而是连语文数学老师都不够。校长问我教四五年级的数学,还是二年级包班,我不想放弃自己的专业,所以选择了后者,那就意味着,这个班所有的课都由我来上,意味着每天每节课学生们见到的都是这张重复的脸。

文/杜韩敏  第十七章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背后是走出校门后的收入差距

我的心中不由涌起一份感动。接下来,与学生共处的日子是温馨而难忘的。因为是在露天上课,遇到雨雪天课程就会自动取消。有一次下雨,到上午十一点,雨就停了,学生们赶紧都跑了过来,只有一个小时就下课,但学生们都舍不得放弃这弥足珍贵的学习机会。

        新学期开学,一同分配的老师都没有直接去学校上班,都去局里参加新教师岗前培训了,而我们校长让我直接开始上课。那天,校长带我去见二年级的学生,一走进教室,我有点懵,只见每个桌子上露出一个头,一张稚嫩的脸。他们太小了,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我学的是中学教育,不是初等教育,实习时的孩子都是初高中的学生。所以,当校长让我讲几句话时,我说先别讲了,只是让孩子们看了看我,我就随着校长出了教室。可是,凡事都有个开始,一切都得继续。好在,我天生喜欢孩子。但是,让我最终决定留下来工作,是9月10号教师节那天发生的一件小事。孩子们很小,但是她们看到高年级的学生们在班里布置教室,她们应该是拿出了自己的零花钱买来了一些亮晶晶的彩纸。我刚走到教室门口,他们安排的站在凳子上的学生突然把彩纸从头顶给我 撒了下来,好多直接从上衣领口掉进衣服里。这一幕正好被校长看到了,他赶紧走过来,解释说孩子们太小了不懂事,让我别生气。其实,怎么会呢,跟他们接触的这几天,我已经对他们有了很多了解。但是,最令我感动的是,有几个女生,拿着几朵塑料花送我,小卖部卖的几毛钱一束的,在我们看来,他们确实很不起眼。但是,我听到她们议论了:“人家市里的学生都送老师鲜花,鲜花多漂亮!”“鲜花太贵了!”这时有一个女孩说:“这个花才好呢,因为它永远不枯萎,而鲜花会枯萎!”的确,什么都比不上孩子们这颗纯洁、稚嫩、干净的心灵。我被深深打动了,决定陪他们一同走下去。

刚坐下的小男生再次站起来,道:“沈老师,不,沈姐姐,我是班长。”

  “如果爱他就送他去美国……”,套用这句经典的台词来形容想去美国受教育人的心情,再贴切不过了。美国的教育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轻松、自由、平等、能力、素质……“很多人看到的是美国教育的表面。”王文说。王文,一个在中国做过多年教师,现在又在美国当小学老师和中学老师的空中飞人,想用自己多年的经历还原一个真实的美国教育。

还是因为穷,很多人都买不起书,作为老师,我们就主动给部分贫困家庭学生购买书本和文具,一年下来,算算,我都已经捐助过50个学生了。又因为没有工资,为了生计,我只好晚上去兼职,即便如此,我也从没想过要放弃。

        从校长参加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培训开始,我们学校一步步走近公益,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爱。“一校一梦想”为我们捐建了水泥操场;益微青年给我们带来了暑期夏令营;海外教育基金会为我们捐赠了一些图书。到这个学期,少年派联合“传递童年教育促进会”给我们通过网络带来的线上课程。这些变化让我感到,公益机构越来越开始从注重硬件支持到软件支持。特别是这次的线上课程,它使当代大学生获得锻炼的同时,开始关注社会,更使我们这些小规模学校能够将开足各门课程成为可能。学期初,当校长跟我说这个课程的时候,我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但是我特别想让我们班的学生上这些课。我想让他们从小打开视野,知道除了语文数学,除了考试还有很多知识和乐趣,我希望他们可以有理想、有目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网络素养课,财商课与美术课我们班都全程参与了。

清沉略显惊讶,说:“好,你待会儿下课把班上的花名册交给我,我每节课都会点名。谁迟到缺席早退都会被扣分。还有,学校另外的三位老师他们今天不来上课吗?”清沉看看表,已经过了上课的时间,却不见其他三位老师的踪迹。

  轻松背后的繁重

露天学校每块黑板的下面,都有个小瓶,每一天都会有一束鲜花插在那里,我甚至都不知道是谁采的,但是我很开心。阿尤布告诉我,在这个地方,鲜花是送给老师最好的礼物。

        通过三个老师的课程,还有与黄秀峰老师的沟通,综合孩子们的一些反馈,我总结了网络课程的一些优点和不足。

班长回答道:“孔老师每天下午会来上一节课,上完就走;张老师通常每两天来上一节课,也上完就走;李老师基本上不来上课···他们不来上课的时候就安排学生自己学习。”

  “很多十一年级的孩子,夜里要忙到两三点才能睡觉。”

按照协定,我在这里只需要工作一年,今年国庆之前,阿尤布询问我的决定,我告诉他,如果他愿意,我希望能再留一年。我说:“这些穷人的孩子需要我,我也需要他们,因为他们给我带来了快乐和爱。”

        优点:1.拓宽了孩子们的视野,丰富了其课外知识和见闻。

清沉感觉一阵心酸,说:“就是说,他们今天上午都不会来了···”

  “轻松,是很多到美国上中学的中国学生的错觉”,王文说,“中国学生只把课堂学习看成学习,习惯于完成那些老师布置的任务”。

    2.有一部分学习成绩不太好的学生,在网络课上表现比较积极,找到了一些自信。

班长回答:“不会来。”

  美国的学校则不同,学校给学生提供了不同水平和层次的各种课程,美国学校把学生选什么课程看作学生自己的权利,学生想学什么可以自己选择,“当然,学生要想轻松的话,完全可以选择那些轻松的课程”,王文说。

    3.小组合作分工,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合作精神和集体意识。

清沉说:“你现在去把这些学生全部叫到我们的教室来,由我统一上课。”

  王文曾经接触过这样一个中国学生。

    4.作业展示环节,老师精心设计,孩子们从中可以找到学习的乐趣,对接下来的学习充满自信。

班长没有回答,迅速跑出教室。很快其他三个班的小朋友全部搬着凳子来到这间狭小的教室里。他们坐到后面,教室里顿时涌着一百多人。虽然他们大多数年龄都很小,但还是把教室涌得水泄不通。由于很久没有老师的约束,他们来到教室坐下时,仿佛等待听评书一般兴奋。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大家各自找着自己熟悉的朋友,各自寻找着自己心仪的女生,疯狂地交流着。

  这是一个初中时到美国的学生。高中时他选了王文的中文课,而且一选就是三年。“来美国的时候他的母语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所以,学习中文对他来说实在太容易了。”王文说,这个孩子每次考试都能得A,但是平时的作业却从来不做,“他确实非常轻松,但他太不了解美国的教育了,这种选课方式对于他上大学没有一点儿帮助”。

    5.与大城市的大学生哥哥姐姐建立连接,让他们有一种荣誉感,让他们感到自己是被关注的,这或许会变成一种激励,激励他们不断奋进,充满向往,也对未来充满希望,从而坚定学习的信心。

这时班长大声对这群小朋友喊道:“大家安静,安静了,我们的沈老师,不对,我们的沈姐姐开始讲课了,大家欢迎···”

  顶着“妨碍学生选课”的压力,王文给这个孩子的家长打了电话。

        不足:1.孩子们课堂纪律不太好,上课精力不太集中,特别是上了一段课之后。总是得由助教老师维持秩序(美术课除外)。原因可能是,前几节课代入感很强,孩子们很感兴趣。后面的课程相对平淡,重点不太突出,导致学生们学习兴趣减弱。美术课孩子们总是很认真,是因为老师总能教给孩子们新知识,让孩子们充满期待。

下面顿时掌声雷动。

  “我儿子考试成绩不是很不错吗?不做作业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到时候考试成绩好不是就可以了吗?”这是孩子家长听了王文的话后的第一反应。

        2.老师提问做不到面向全体学生,总是找部分同学回答问题。原因可能是,老师想把准备的整节课程毫无意外地上完,怕中间出现的情况影响自己提前安排的学习预案。

清沉开始了她人生中作为老师的第一堂课。她用拐杖支起自己的身子,虽然长时间的行走与站立已经使她的体力透支,但在这种庄严的时刻,她必须要站着讲完这堂课。她决心要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动力,让他们不再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不受约束。尽管学校里其余三个老师不理他们,但她要把这个任务扛下来。这群孩子让清沉想起了自己在孤儿院的童年时光,清沉感到一阵心痛。

  “很多中国的学生和家长根本没有去真正了解美国的教育制度”,王文说,他们在按照自己惯常的中国方式接受美国教育。

        3.客观方面,设备声音不是很清楚,影响教学效果。

清沉咽了一口口水,开始对下面讲:“各位同学,从我进入这间教室的那一刻起,你们就是我的学生,我从此就是你们的老师,我会对你们的学习负责。但也请你们自己对自己负责。你们的老师现在正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消遣,他们不是不想理你们,而是不屑于理你们。因为他们觉得呆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任何前途。所以对你们的态度也很冷漠。我现在告诉你们,现在很多村子都已经没有小学校了,大家有钱的都往城里跑,没钱的大都就直接辍学···而为什么沈村小学还存在,那是我们的校长也就是我们的村长舍不得大家,放不下你们,他一直在为你们争取老师,但没有人愿意来这里。我知道大家的家境都不是很好,现在呆在这所学校就是家境不好的证明。但是我们不需要羡慕那些家境比我们好的学生,因为他们的条件都是父母带来的,而我们的命运必须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在美国,一个孩子想考大学的话,他需要做的准备一点儿不比中国孩子少。

        建议:1.课程设置重点突出,让孩子们清楚把握学习主要内容。

“你们知道姐姐为什么叫清沉吗,那是因为姐姐和你们一样,从小就长在清沉山下。不过姐姐和你们不一样的是,姐姐从小是个孤儿。姐姐没有父母没有家人,后来姐姐拥有了爱我的养父母,但命运对他们很不公平,我很快又失去了他们···姐姐又变成了孤儿···现在你们都看到了,姐姐已经失去了一只腿,变成了残疾人,但姐姐从未放弃过希望,也从不放过任何学习知识的机会。虽然学习知识不一定要呆在学校,但你们现在只能呆在学校里面。没有老师约束你们,你们必须学会自己约束自己。现在你们还很小,给你们讲这些或许过于沉重。但你们要记住,你们的父母对你们寄予了希望,你们不能让他们失望。

  美国的高中要上4年,9年级~12年级。从上高中那天起,每个准备上大学的孩子就要好好设计自己4年的高中生活了,首先是选课,尤其是想上一、二流大学的学生,选课就更为重要了。美国的大学都非常重视考生高中四年的课程,这些大学以学生高中四年所选课程的难度、挑战性来推测考生的学习基础以及将来大学学习的潜力。而且那些难度高的课程学分也高,所以,目标是一、二流大学的学生会尽量多地选择那些难度高的课程。

    2.学生具有个体差异性,想办法根据不同层级设置问题,让大家都可以参与进来。

“就在几个月前,姐姐在汶川,你们应该知道,就是这次地震的中心。姐姐在那里目睹了很多凄惨的景象,和你们一样大的孩子,他们的教室被地震破坏,甚至有整个教室的学生都葬生在废墟下面的,他们很多都和姐姐一样,都成为了孤儿,但他们乐观的坚持着,他们不把这些当成苦难,而很快就投入到学习之中···你们比他们幸福多了,虽然大家都不富裕,但至少可以吃得上饭穿得上衣,有爱你们的父母,即便没有父母也有亲人照顾···你们要学会感恩,虽然你们之中最大的只有不到十一岁,但你们应该懂得这些,我们不能永远呆在农村,未来的生活必须要靠你们自己···你们现在的努力···

  除此之外,学生课外和校外的表现也是大学的重要参考指标。

    3.选取一些贴近生活的事例融入教学,引导学生关注社会动态,让他们感觉到虽然是农村孩子,但是他们与社会并不脱节。

下面一片寂静。

  大卫是个出生在美国的中国孩子,今年暑假他来到中国,到一家专门帮助残疾人的国际NGO组织做志愿者,“从上中学开始,美国的孩子就要经常参加这种活动,这些活动是算学分的,对上大学是很有价值的参考”,大卫介绍,除了这种专门帮助残障人士的国际组织以外,他还经常到社区的敬老院做志愿者。

    4.虽然也建立了qq群,但是每一个志愿者老师与学生们课下交流的都不多。每次作业都是学生发给我,我发给志愿者老师。特别是有一次上课需要带手机,天天老师没让我提前通知学生,那天周末我正好没在线。其实天天老师直接在群里通知孩子们就可以了,可是天天老师在到处找我,还在群里留言让孩子们找我。其实,孩子们非常期待能与志愿者老师有更多的沟通。他们在群里和老师能说上一两句话,就觉得很荣幸。以至于,孩子们总是在群里说闲话,刷屏。我们知道志愿者老师也有自己的学业要忙,但是我想应该可以规定一些时间和孩子们沟通。也在群里制定一些规则,帮助孩子们与老师沟通的同时也不影响老师的学业。

其实清沉还准备了很多要讲,但她突然晕倒在讲台上···

  “不少美国高中生在暑假里到暑期学校提前修一门课程,也有的参加美国大学组织的各种夏令营,或者课程学习,还有的上SAT补习班(SAT是美国大学录取新生时的一种标准化考试,类似中国的高考、或者去打工、参加各种志愿活动等等”,王文老师介绍,“没有哪个孩子会让自己的大学申请表上的暑假生活是空白的”。

        当然,上述的一些不足不只是志愿者老师会出现的情况,也是我们这些老师在教学中经常遇到的问题,也是我们需要努力的方向。总而言之,非常感谢少年派,感谢“传递童年”的志愿者老师带给我们学校和学生们的关爱和支持。我们深切感受到了每一个志愿者老师对待课程的认真与用心。在此,传达一下孩子们的心声:期待下学期继续与志愿者老师一起快乐学习。

班长见状,迅速冲上讲台,扶起了清沉。下面的学生目瞪口呆,他们并没有从清沉的讲话中回过神来。过来一分钟,清沉清醒过来,只是说:“下课了,你们可以休息了···”

  “十一年级是最繁忙的一年”,王文说,很多美国高中生在这一年修完了高中毕业所要求的所有课程,大多数学生在这个年级考完SAT和ACT考试(两个都是美国大学录取考生的标准化考试),同时,还要参加各种课外活动。

几秒钟的静默,然后大家一哄而散。

  “很多十一年级的孩子,夜里要忙到两三点才能睡觉。”王文说,曾经有一个美国学生这样对王文说:“都说中国学生累,其实他们只忙学习这一件事,不算什么,我们要从课内忙到课外”。

我第一次来到沈村看望清沉时,她已经能和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打成一片。这些孩子依旧习惯称呼清沉为沈老师。清沉的把四个班合并在一起的举动,引起了学校的孔老师的反感。孔老师本来就想离开,现在终于有了离开的理由。孔老师表示,你厉害,现在这里不需要我了。我走了,你保重。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缕尘埃。村长也没有办法,最终竟只能应允。为这件事,村长破例指责了清沉,说她做的不对,气走了孔老师。现在还会有谁愿意到这里来上课啊。清沉强忍住心中的委屈,向村长提出了将孔老师的班与她的二年级一班合并的建议。村长还能说些什么呢,只得同意了。

  平等背后的不平等

我站在二年级一班教室的窗前,孔老师的班已经和清沉的二年级一班合并,总共差不多50个学生在里面上课。在读高中期间,清沉的成绩从来都没有下过年级的前三名。照这样下去,不出意外,考取国内普通的重点大学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现在竟在这里教起小学,未免大材小用了。看见清沉在教室的讲台上认真地用粉笔写下每一个字,看着她清澈如水的眼神,不知为何,我内心竟莫名涌出一阵酸楚。我不忍心在此刻打扰她,但我想立即告诉她我的想法——我希望她放弃这份工作,继续念书考大学。我想,在中国,这样的教育体系里面,高中考大学这一环至关重要,虽然高考制度有诸多不合理之处,但依旧不失为现时最为公正选拔人才的机制。虽然不免会出现不少畸形的人才。

  一、二流大学招生时看重的校外活动需要较高的费用,穷人家庭很难支付


  “美国教育确实有一个非常完善的体系”,王文说。只要有受教育的需求,任何人都能接受到较高水平的最基本的教育。

下一章

  王文刚到美国时曾经历了这样一件事。

  王文所在学校的社区有一个高度残障的孩子,家长觉得自己的孩子有上学受教育的权利,于是把孩子送进了学校。

  为了让这个孩子能有一个适合的环境,学校专门为这个孩子准备了一间教室,教室布置得完全像一个家,并且配备了相应的康复设备。“这个孩子一个学期的教学计划只有一个:学会说hello。”王文说。

  “在美国,任何人只要想上学就一定能接受到免费的教育,而且是最适合的课程”,王文说。

  王文刚到美国时从事特殊教育。

  美国的特殊教育与中国有所不同,包括我们熟悉的对残障人士进行的教育,同时也包括对有特殊需求学生的教育,比如,对学习困难学生的教育。

  如果一个孩子在普通学校里出现了任何一点儿学习上的问题,学校通常要把他们送到这样的特殊学校来接受教育。到特殊学校后,学生马上会做一份问卷,学校会根据学生的答题情况给学生的阅读水平、数学水平等进行评定,再按照评定的结果给孩子配备相应的课程。

  “当时,我的班上共有12个学生,每个学生评定后的结果都不一样,仅以每个学生备两门课计算,这12个学生我就要备20多门课”,王文说,“这就是美国教育的公平,给每个人最适合的教育”。

  正是这样的逻辑――“给每个人最适合的教育”,又使得美国公平教育的背后隐藏着明显的不公平。

  “‘最适合每个人的教育’就使得接受什么样的教育成了个人选择的结果”,王文说,很多孩子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被自己“选择”出了竞争的队伍。比如那些要在特殊教育学校学习的学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很早就放弃了考大学的念头。

  美国的基础教育是完全免费的教育,但是,“在美国的高中,没有任何一个学校和任何一个老师会给学生提供SAT或ACT的考试辅导”,王文说,要想得到辅导就要上课外的辅导班,“这些班的费用相当高”,富人家的孩子能支付辅导班的费用,SAT的成绩自然会更好。

  另外,那些一、二流大学招生时十分看重的课外校外活动也需要较高的费用,王文的儿子上高中时参加了一个暑期的辩论夏令营,三个星期的费用高达几千美元,这对于穷人家来说无疑是很难支付的。

  “有钱就意味着能接受更好的教育。”王文说,美国公平教育的背后隐藏着明显的不公平。

  “美国人最不希望有人说他们办的是精英教育,但事实上他们的教育就是精英教育”,只不过这种精英教育外面有一层朴实的公平外衣,王文说。

   真诚笑脸背后的虚伪

  哈佛、耶鲁毕业的孩子与普通大学毕业的孩子或者没有上大学的孩子相比,收入差距可以达到几倍甚至十几倍

  “每一个初到美国的中国人都会被美国人的友好感动”,王文说,在美国读书的孩子们听到最多的就是表扬和称赞。

  每天早上校长和老师都要站在学校门口迎接学生,并且给每个学生一个大大的拥抱,还会再加上一句“今天你真漂亮”,或者低下头帮孩子系紧鞋带。王文描述着自己在美国当老师时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美国的这种处处都是笑脸对于比较内敛的东方人来说,多少有些不习惯。“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习惯这种做法,甚至觉得很肉麻”,王文说。

  “时间久了,适应了,却发现这种看起来很真诚的笑脸掩盖着的是虚伪。”

  “夸奖和鼓励已经成了美国人的习惯”,王文说,但是当你真的遇到困难的时候,会发现每天都让自己“感觉良好”的笑脸突然消失了。

  美国教育同样沾染了这种只重表面的虚伪气息。

  王文老师一直从事特殊教育的研究,她指出,这种虚伪在特殊教育学校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些在特殊教育学校上课的孩子,还会留在普通学校,因为美国人要让“每个孩子都尽量在主流社会中生活”,所以,这些孩子每天只到特殊教育学校上一两节课,其他时间还在普通学校,“其实这些孩子虽然人还留在普通学校,但是那些学校的老师对这些孩子基本持放任态度”,王文说,即使在特殊教育学校,让一个老师每天备20多套教案几乎是无法实现的,对于这种无法实现的任务,学校不允许老师抱怨,但是老师们是否真的能按照规定的那样给这些学生完全适合他的教学,则没有人真的深究了。

  就在这种“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气氛中,美国教育维持着自己真诚、友好、公平的形象。

  当孩子们走出校门,一切都在金钱面前变得残酷起来,哈佛、耶鲁毕业的孩子与普通大学毕业的孩子或者没有上大学的孩子相比,他们的收入差距可以达到几倍甚至十几倍。

  这些共同长大的孩子脸上可能仍然挂着真诚的笑容,但是他们的生活却在无声无息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本报记者 樊未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自身经历谈网络课对乡村孩子的必要性,告诉

关键词: